惠阳女刑警有勇有谋擅长攻心
2018-06-22 09:15:18 稿源:东江时报

  身为刑警,徐惠珠经常与男同事一起勇挑重任。 《东江时报》记者匡湘鄂 通讯员张静 摄

身为刑警,徐惠珠经常与男同事一起勇挑重任。

 
  说起女刑警,很多人会想到影视剧《陀枪师姐》《重案六组》里有勇有谋、英姿飒爽的女主角,但惠阳区公安分局女刑警徐惠珠告诉你:现实中女刑警的酸甜苦辣,影视剧永远演不出来。作为一名从事刑警工作近20年的女刑警,徐惠珠对警察这份职业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。

  人物简介徐惠珠

  女,1974年5月出生,大专学历,广东丰顺人。1998年参加公安工作,2000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三级警督,现任惠阳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新圩中队科员。

  最难忘同事们穿防弹衣荷枪实弹奔赴前线

  一头清爽的短发,说话时不急不躁、气息沉稳,眼前的徐惠珠给人第一人感觉是洒脱、干练。

  1996年,刚大专毕业的徐惠珠在交警父亲的建议下,进入警队成为交警线上的一名协警。“那时年轻气盛,而且那年头车辆没那么多,任务没那么重,总觉得做交警没意思。”徐惠珠笑道,干了两年后,她便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正式民警,并如愿加入到惠阳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成为一名刑警。

  1999年,刚成为刑警不久的徐惠珠就碰到了一个大案。当年底,一辆从福建开往惠阳的大巴车被一伙歹徒持枪抢劫。接到警情后,惠阳警方严阵以待,制定了详细抓捕计划。当时,徐惠珠也成为整个案件任务中的一员,不过,她是作为后勤力量留守后方。

  “我亲眼看着男同事们穿好防弹衣并荷枪实弹奔赴前线,当时现场很严肃、紧张,那一幕让我永远难忘,谁也无法预料前线会遭遇什么,我们在后方等待也十分紧张。”徐惠珠说,直到前方传来捷报,嫌犯被抓,大家才松了一口气。也正是这件案子,给徐惠珠上了生动一课,让她真正见识到了一名刑警肩负着的重任之一就是除暴安良,也给她日后的成长和工作增加了动力。

  最开心血汗付出后案件侦破

  抓捕、破案、审讯……做了刑警后,徐惠珠拼命地学习每个岗位的工作,在像陀螺旋转一样的高强度工作中她也发现:“刑警不是那么好当的,太忙太累”。但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,她唯有咬牙坚持。而家人也从最初的埋怨到后来的理解和每次对她的一句 “早点回来”的叮嘱。

  身为女性,很多时候上级安排任务时会“特别照顾”,但身为刑警,徐惠珠更多时候与男同事一起勇挑重任。曾多少个日夜,她和男同事一起接受一个案件的任务后,就没日没夜到处奔波,但一旦案件侦破后,又觉得所有的血汗付出都值得了。“作为刑警,没有什么比案件侦破、嫌疑人被抓后更开心了。”徐惠珠说。

  近年来,随着公安对执法程序的严谨要求,许多有女嫌疑人的案件抓捕现场,都会有女警察冲在一线的身影,徐惠珠就是其中一个。2017年12月23日,惠阳警方接江苏省扬州市公安局江都分局转来线索,获悉一宗发生于15年前的命案中的2名在逃犯罪嫌疑人极可能变换身份后潜藏在湖南老家。徐惠珠连同抓捕小组立即赶赴湖南开展追捕工作。12月27日,经过连夜调查摸排,抓捕小组成功锁定2名嫌疑人的住处后立即出击,成功将潜逃15年的犯罪嫌疑人张某、杨某抓获归案。

  “当时在嫌疑人楼下伏击时,我们还是会有点紧张,担心情况有变。”徐惠珠说,所幸的是,抓捕行动很顺利。

  最难受一些青少年法律意识淡薄

  相对于男刑警,女刑警在力量、体格等方面或许有所欠缺,但她们又有着女性与生俱来的优势。“在嫌疑人面前,我们比较容易攻心,尤其是女嫌疑人,面对我们会比较容易放下防备。”徐惠珠说,在审讯工作中,她很多时候会通过嫌疑人的家庭、情感来攻破其心理防线,从而让嫌疑人主动交代情况。

  身为刑警,同时又是孩子的妈妈,让徐惠珠在面对嫌犯尤其是青少年嫌犯时多了许多感性。她说,每当看到未成年少男少女因为打架斗殴等刑事案件被抓后,她心里都很难过,更难过的是这些青少年法律意识的淡薄。“许多犯事的青少年都来自偏远地区,从小缺乏父母管教,许多孩子犯事被抓后还一脸无知,不知悔改,这种情况最让人痛心。”徐惠珠说,然而法律是无情的,对这些青少年绳之以法后,更多的是希望他们能改过自新。同时,她也会更多地自我反省,教育自己的孩子。 (东江时报记者 匡湘鄂 通讯员 张静)